做法簡單的醬油炒蛋,卻是生母留給我最後的溫柔|封面故事|記憶中的酸甜苦辣

從小到大,我最愛的食物就是各類的蛋料理,而醬油炒蛋,更是我童年時期最難忘的味道。

回想那段日子,爸爸說,生病的媽媽每夜總是因為疼痛輾轉難眠,凌晨時分她總是醒著。我還記得那段時期的早餐時間,媽媽都會為我和爸爸做一道醬油炒蛋,為我們補充一天的營養。
攝影:梁駿樂。

每天下樓,先看見的是饅頭或是盛好的飯,接著還睡眼惺忪的我聽見筷子敲打碗的聲音,抽油煙機的嗡嗡聲響起,然後我聽見蛋下鍋後跟熱油接觸的聲音,蛋香與醬油香隨著溫度上升,傳到了桌邊。不久後媽媽將半熟的蛋起鍋,來到餐桌。

上桌時醬油炒蛋還熱著,外層漸漸因熱度更加熟成,而內層仍維持半熟而鮮嫩。單獨吃,我吃得津津有味讓蛋及醬油的香氣充斥我的口腔及鼻腔,醬油炒蛋是我記憶中的美味,它的材料不多、做法簡單,即便炒鹹了也能配饅頭或配飯吃,但它的美味不凡,因為是媽媽用心為我們準備的。

不妨戳我一下喔!
現在回想起來,母親那段時間的眼神總是疲憊的,為我們做完早餐,看著我們吃了,就獨自上樓。但我想這是她把握創造與我們回憶的方式,就像以前從不見她編織,卻在她過世前的那段時間為我親手織起了圍巾。小時候,她對我總是嚴厲的,在最後與她相處的時間,她是一位加倍溫柔的母親。

媽媽離開了以後,我曾經請其他家人做這道菜來吃,但味道或口感總是不對的,直到去年的一天,很少下廚的小舅舅突然炒了一盤醬油炒蛋給我們晚餐加菜,才又嚐到了這個懷念的味道,我只是笑笑的說:「這個我媽以前也常做給我吃耶!」他好像也沒有特別回應,或許心中五味雜陳,想起了一些與姊姊過去的回憶吧⋯⋯

文字:劉俐君
編輯:鄭芊芷
攝影:梁駿樂



這是一個怎樣的計劃?

我們有個大膽的想法,想要做一本屬於大家的故事集,它叫《記憶中的酸甜苦辣》。我們會寫下你們鏤心刻骨的回憶和味道,用相機凝結這道菜的當下,除了會在網站上發表,我們還會製造成小誌與明信片,一種可以觸摸到的記憶。

你也可以參與喔:點我分享你的故事!
《記憶中的酸甜苦辣》入口網站:點我閱讀大家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