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口家人炒的番茄炒蛋是萬能解藥|記憶中的酸甜苦辣

有一口番茄炒蛋我永遠記得,在那之後的千千萬萬口,不論出自誰的手、結合什麼樣的創意、使用了略有差異的食材,吃起來都是一樣的美味。
攝影:Li-Chuan Chen via flickr(CC BY-NC-SA 2.0)
我的母親是一個加班到沒日沒夜的單親媽媽,為了養活我和哥哥拼命工作,但自己餐餐卻都吃得隨便,所以我家的爐灶數年來都閒得發慌,媽媽一年下廚不過五次,白飯不是沒熟透就是變稀飯。

家庭環境所致,我是由好多媽媽一起養大的,童年記憶是阿嬤與外婆在廚房奔忙的模樣,在兩位最疼愛我的長輩因為年紀漸長逐漸退出廚房工作的青少年時期之後,伯母跟姑姑的好手藝延續了家的味道。

不妨戳我一下喔!

曾有幾年我待在阿嬤、外婆家的時間,比在自己家還多,當同學在外吃便當的時候,我天天有家裡為我準備的便當。正因為我如此幸運,很少人知道我出自單親家庭。基測應考、高中畢展、學測衝刺和大學夜間部是我離家的味道最遠的幾個時期,學校和補習班頓時成了我第二個家,三餐外食成為常態,我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想要回家吃飯的願望,卻變得那麼遙不可及。

我永遠記得國三那年時隔數月回家吃飯,無意間說了一句「回家吃飯真好」,便在餐桌前哭了出來。當時第一口吃下的是番茄炒蛋,我不記得那是誰做的,但真的是此生最美好的滋味。

後來,總會有個愛哭包在時隔數月回家吃飯時哭出來,屢見不鮮。番茄炒蛋成了這個愛哭包的萬能藥,不論是阿嬤的閒來一手、伯母和姑姑的正常發揮,還是媽媽的一時興起,總是莫名的會有一樣的美好滋味。我想是因為「家」的調味,讓理應略有差異的番茄炒蛋,發生了難以言喻的化學變化,變得一樣完美、一樣好吃吧。

文字:巧巧
編輯:劉俐君、鄭芊芷
攝影:梁駿樂



這是一個怎樣的計劃?

我們有個大膽的想法,想要做一本屬於大家的故事集,它叫《記憶中的酸甜苦辣》。我們會寫下你們鏤心刻骨的回憶和味道,用相機凝結這道菜的當下,除了會在網站上發表,我們還會製造成小誌與明信片,一種可以觸摸到的記憶。

你也可以參與喔:點我分享你的故事!
《記憶中的酸甜苦辣》入口網站:點我閱讀大家的回憶!

不妨戳我一下喔!